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

我誤入歧途的程式之路(三):裝備升級

        繼上一篇『深陷』,提到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自製電玩!

        電玩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?圖像

        但是當時坊間我能找到的程式教學書籍,提到的全部都是依靠『點、線、面』指令的向量繪圖法,完全沒有 bitmap 概念的我,更不知道可以讀取圖檔這回事。這期間在圖像碰壁的我,只能寫寫簡單的文字類型遊戲自娛娛人,像是幾A幾B、猜拳、ASCII 符號基礎的撲克牌遊戲。



        然而同時期,家中的電腦不只是我的重心,同時也成為熱愛電子機械的父親的重心。父親先是對各種應用軟體好奇,當時軟體版權觀念毫不興盛的狀況下,父親常常從公司跟同事朋友複製各種軟體回來,包含『倚天中文系統』、『英漢漢英電腦字典』。但軟碟機的運作真的非常殺時間(跟現在相比,我們當年真的很有耐心),沒多久,父親就找人替這台 PC 安裝了我第一次聽聞的『硬碟』。

        當時那顆硬碟僅僅只有:20MB

        但是對我來說已經大得不得了,1MB 可以放入三張磁片(360KB),60張磁片的容量!當時真是無法想像這麼大的儲存空間可以裝多少東西!

        有了硬碟,讀取變得飛快許多(相對於磁碟啦),也加快了父親安裝與移除各種謎版軟體嚐鮮的速度。

        但很快,他對玩這些軟體就膩了,而父親對程式語言更是毫無興趣,他的興趣轉移到硬體週邊配備。一次帶我去世貿電腦展,看到當時三鍵式滾輪機械滑鼠,現在可能沒人見過這種底下有個滾球,靠摩擦力帶動兩個滾軸做定位的機械鼠,每兩三天要清理裡面堆積的灰層。




        上圖是能找到最接近的照片,但比這還古老,當時為了接這隻滑鼠還要多買一塊 RS-232 的板子,對,比使用 PS/2 介面的還古早。

        台幣約NT$1,500。

        接著入手的是 EPSON 的 24pin 點陣黑白印表機,印象中約一萬多元


        有了印表機後,加上好用的 PE2 ,開啟我自行編輯與出刊電腦期刊的樂趣。

        然後又一次世貿展,父親和我第一次看到可以將雜誌照片圖像輸入到電腦內的神奇道具:掃瞄器


        當時的掃描器只能做黑白掃瞄(採用紅色光源),並且必須用手自行推進掃瞄的速度,一旦手速不穩定,掃瞄出來的圖像就會拉長或縮窄變形。大張圖片只能依靠多次掃瞄的結果自行拼貼,所以手速的穩健度非常關鍵。

        沒幾天,父親就買下一台比上圖更小款的精簡版掃描器,我還記得大概台幣 NT$4,000 左右。當時還附上一套我這輩子第一次使用的影像繪圖軟體『變影 72』,以及簡單的幻燈片播放軟體。

        這個幻燈片軟體極其陽春,只能支援連續八張點陣圖片的播放。父親利用 bat 批次大量串連,開始自製各種陽春簡單動畫,並開始做起小生意,兜售這項服務。只要他人提供大頭照或是各種類型照片,我們掃瞄進去後自行發想各種噴飯的劇情與創意(類似 mobile01 上的 P 圖),合成八張圖連播的動畫磁片給他,作為個人化作品紀念,每次收費約 NT$500。

        缺乏經營的決心和行銷管道,只做熟客的結果,這小生意大概賣個幾次就停滯了。

        然而掃描器和繪圖軟體的存在,卻解開了我過去一直存在的困擾:如何製作電玩所需要的高品質圖像!

        但是到做出第一款讓我銷售獲利的電玩軟體,還有一道關卡:如何在 BASIC 中用程式讀取顯現在螢幕上

        在沒有網路可以輕易取得資訊的當時,這事情又困擾了我許久,直到小學畢業升國中的那個暑假,才在一個萬中無一的機緣下解決了這個關鍵技術問題!

待續...

Google+ Badge